布哈巴拉的caster

上文



身后跟着的caster是黄少天在森林里“捡”来的。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作为一个孑然一身潇潇洒洒坦坦荡荡来到特异点的master,他身边不跟个从者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离开王不留行木屋后的第二个晚上,黄少天靠着azoth剑好不容易捕了两只野兔,兴许是火与香味又或许是黄少天单独一人的魔力反应吸引到了几只奇美拉。虽然身边没有带从者,但是作为荣耀观察院顶尖的魔术师之一,黄少天该有的抗魔力比起大多数英灵还是不遑多让的,因而攻击到第二个奇美拉时他明显察觉到了敌方似乎中了某种负面效果。

解决掉剩余的怪物,黄少天用包袱的一角擦了擦azoth剑,他站起身慢慢走到不远处的草垛旁,轻轻拨开芒荠,下面蹲着一个抖如筛糠的少年。

少年的兜帽被突然掀开,他畏惧的抬起头,却不敢直视那个穿着战斗服的御主。

“喂我说。”黄少天向那个少年凑近,“你要是想吃我烤的兔子就早点说啊。”

 

并不是黄少天烂好人,经历过索克萨尔的余悸,他甚至连晚上睡觉都手拿着azoth剑随时准备撤退。眼前的少年虽然是敌是友还未分清,但黄少天感觉的到他身上的灵基已经是残破不堪,即使攻击也无法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从刚才的表现看来似乎也只能做些辅助工作。

“你要不然以后绑定我,我供给你魔力。”黄少天看着那个少年坐在火堆旁吃兔腿,“我看你一个人走也挺危险的,我们两个人结伴总归好点。”

篝火噼里啪啦的燃烧着,不时有火星窜到脸颊旁。

气氛冷场了几秒,也许是因为黄少天烤的兔腿太好吃了,也许是因为黄少天太帅了,那个少年点了点头后又埋头去啃兔腿。

“那敢情好啊,我看你刚才给奇美拉加的负面效果好像很厉害啊,哎你还会什么啊,魔术能量获取提升,增加攻击力防御力,无敌贯通,这些你会吗?你叫什么啊,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

少年摇了摇头。

“你摇头什么意思?”

“我……我不知道我叫什么。”

“不是吧,那么老土的失忆梗?等一下,难不成你是这个特异点的关键人物?我去我才来了两天一个boss一个关键人物都被我碰上了吗话说你记得你在这个森林待了多久吗?”

“多久?”少年歪歪头想了一下,“大概,一个月吧?”

一个月,但是夜雨声烦是几个星期前出现的;黄少天的兴致一下子被浇灭大半。

“我要去布哈巴拉的元老院,在我办完事之前你就跟着我好了,至少能保证安全。你的灵基我到时候看看镇上或者城里有没有办法帮你修补。你名字还记得吗?”

少年还是摇头。

黄少天叹了口气:“那只能用最老土的办法,就叫你caster。”

 

 

黄少天记得小的时候在蓝雨营,他和喻文州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原典,亚瑟王与梅林,伊阿宋与金羊毛,罗摩约那……那个时候喻文州还不是队长,还在为魔术回路水土不服而伤脑筋;而他已经展现出可以对抗a级魔术攻击的抗魔力大放光彩,每天晚上和郑轩留下来给喻文州开小灶。

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

黄少天靠着树干,他转过头,对上他的伙伴那个少年caster。

caster显然不是魔法师,不知道是偏暗系的还是光明系的,看他只会加敌方负面说不定是暗系的呢。黄少天转了个身仔细观察着。但是暗系的话不是都应该像索克萨尔那样的吗……黄少天仔细回忆了一下来到戈洛瑞的第一晚遇见的那个从者,好像,只记得脸上的卷草纹,说起话来细声细气轻描淡写一上来就开大,眼前的这个caster除了一身术士袍子和那对耳朵之外和普通感觉人也差不多。尖耳朵,嗯,捏捏caster的耳朵会怎么样吗?

黄少天又想起王杰希在荣耀观察院养的那只三花,一摸下巴就飞机耳。

诶?!

黄少天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手已经伸向了caster,似乎感觉到侵袭,caster猛的睁开眼睛。

晚上的时候会察觉到人的脸红吗?

黄少天尴尬的捏了捏caster的脸,将手收回,翻了个身背对caster。

说起来刚才怎么突然想到的队长?黄少天对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大概是看到不食人间烟火的caster吃兔腿的情形,就好像当年意外得知那个心如止水波澜不惊的队长爱吃白斩鸡一样吧。

 

布拉巴哈城的市民对于术士的恐惧显然远超于黄少天所预料的,他们初到森林的边境小镇想去酒馆歇脚;暖烘烘的壁炉让caster把头上的兜帽褪下露出那对尖耳朵,原本哄闹的酒馆霎时安静下来,黄少天感觉得到微弱的魔术反应。

在接二连三碰了几次壁后,黄少天不得不向路边的卖花姑娘买下她那条破旧的羊毡围巾,将caster的头部牢牢套紧,装作一对来自战乱小镇的兄弟。

 

“你说那个……那个恶魔吗?”招待他们的女主人似乎很抗拒把那4个字说出口,“你知道的这里离城中心太远了,我、我也不是很清楚。”

她匆匆收拾完餐具将两个人赶到楼上休息。

 

“caster。”黄少天躺在地板上揪了揪那床毛毯,“我要是把你的灵基修复了,你也想起你的身份了,你还会跟着我吗?”

“……”

“老实说,在森林的时候我对你有所隐瞒。你知道特异点吧?我询问布哈巴拉当地人的索克萨尔,他本该一年前就被火烧死了,但是现在他又回来了,还带着布哈巴拉人心中的英雄夜雨声烦。是为了报复吗,最后夜雨声烦还是暗堕了。”

“……”

“无论最后boss是不是索克萨尔,我都一定会与他们有一场战斗。”

“你想问我,如果我恢复了正常,会害怕吗,还会跟着你吗?”

“不是,caster。”夜雨声烦突然一个起身,翻滚到床榻上一把捂住caster的嘴,“你听到声音了吗?我就知道我们的目标太大了难道索克萨尔已经知道我们在这儿了?听声音好像只有一个人但是魔力反应够强烈的,我擦好像不是什么小怪啊。对上assassin我应该还可以,上三阶的话我们要不然直接gg吧——”

木门上突然轰出一个洞口,然后黄少天才听到火药的声音。

 

“闯入小镇的一对外来兄弟,四处打听那个差点将布哈巴拉之光诱至魔道的邪恶暗术士索克萨尔,这个暗术士前几个星期还为了报复元老院召唤出地狱的夜雨声烦;听说弟弟还有着一对尖耳朵。”来者打开门,背对着月光只能看出个剪影,他将手中的武器搁在肩膀上,“该说你们是胆子大呢还是心大呢,压力山大啊。”


tbc

评论
热度(9)
© 青山见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