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哈巴拉的master

试试fgo paro

预警:人物与账号卡分离,夜索反派


特异点即因圣杯缘故导致某地发生的事与史实不符,先写个第一章试试看

bug为剧情服务



林间小屋的烛光在夜晚的森林里尤为明显。

黄少天坐在扫帚上被风吹的瑟瑟发抖,他感觉自己飞行了几十分钟,握住扫帚柄的手已经开始麻木,因而等到降落的时候他一个没拉稳摔在了石子路上。一双微微磨损的靴子出现在了他眼前,黄少天抬起头,魔术师脱下三角帽露出他那稍显不一致的眼睛俯下身道:“晚上好,荣耀观察院的黄少天先生。”

黄少天趴回石子路,狠狠攥了一把地面上的小石子心里暗骂,叶修你大爷的!!!!

 

——————————

作为来自未来荣耀观察院的一名优秀master代表,黄少天已经解决了大部分大型特异点的人理修正,此处戈洛瑞对于他们研究员而言本质不过是一个因之前历史波动而蝴蝶效应产生的小特异点,如若放置最多一年便会坍塌;可队长……黄少天想起了昏迷着的喻文州,自从这处特异点的人理定储值上升,喻文州便开始陷入昏迷状态,他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这段路途从一开始就不顺,黄少天睁开眼发现自己的灵子转移竟然在高空完成,就在他以为自己这个拯救了全人类的伟大的master将要死于空难的时候,六星光牢锁住了他,看不见的网紧紧的包住他缓缓下降。

黑漆漆的夜晚,黑漆漆的树林,还有一位斗篷黑漆漆的……caster?

“你叫我索克萨尔就好。”

“你……好……”

黄少天挣扎了下,对面的索克萨尔察觉到了动静,“不用担心,六星光牢只能维持5分钟。”

“那个……索克萨尔虽然很抱歉但我还是想问一下,你刚才救了我可以只要给我加个减速buff,不用这样把我束缚……住……吧?”

“救?”黄少天看不见斗篷下索克萨尔的表情,但他知道他的麻烦可能要开始了,“我能量获取需要的时间比较长一点,我想可能绑住你更方便一点。”

月光从乌云渗漏,索克萨尔隐藏在阴影里的半边脸上显出卷草纹。

“方便……什么?”黄少天狠狠转了个身企图借助惯性冲破枷锁。

“……”索克萨尔向后退了几步,淡淡的说,“方便杀你啊。”说完身后凭空出现一道门,

艹上来就开宝具吗!!话说荣耀观察院的通讯怎么到现在还没修好啊!!

黄少天无论上下左右移动都无法动弹,门内伸出来的触手越来越近,他用尽全力将头颅往后压。

“没用的——”

然而索克萨尔话音未落,触手便被空中的射线斩断,掉落在地扭动了几下化为灵子消失,熔岩烧瓶砸在周围熊熊燃烧的是带有魔力的蓝色火焰。

凭空出现的支援和索克萨尔几个回合下来的时间里,束缚住黄少天的六星光牢终于失效,他急忙趁机起身反方向逃,虽然不知道正确路线是什么,但只要先逃出那个索克萨尔的攻击范围就行。

他听到有东西刺破风呼啸而过停在他身前,一把扫帚。黄少天向后看了一眼,索克萨尔门内的最后一根触手向他袭来。

不管了!先上去再说!黄少天骑上扫帚,拿出azoth之剑斩断最后的危机扬长而去。

扫帚带他远离了那片森林,从高空望过去远处才依稀有城市灯光的样子。

黄少天握紧扫帚柄。

 

—————————————

好在小屋里有魔术师准备的热汤,黄少天喝下几碗感觉身体渐渐暖和起来,他放下手中的调羹正视面前人。

“刚才那个caster——”

“他不是caster。”

“诶?”黄少天一愣,穿成那样宝具还是触手系的不是caster的几率有多大?

“如果他是caster,他不会是我的对手,刚才几局我就可以杀死他了。”

黄少天努力回忆了一下读书时候必背考点职介相克原理,抬起头打量了这个穿着一身魔术师制服的从者,又撇了一眼放置着扫帚的那个角落,认命的对这个特异点低下了头。

“我确实也适合caster的职介,但是很遗憾在这个战场上以rider的身份出现,名字的话,恕我对您隐瞒。”

黄少天耸了耸肩表示理解。

“那么我长话短说,黄少天先生。如您所见,此处特异点在戈洛瑞AD342年,342年的夏天,布哈巴拉城爆发了穆拉特之变,最伟大的骑士夜雨声烦在平定完战乱后于返程途中因败血症不治身亡,这是戈洛瑞后世史书的记载。”

“黄少天先生,现在是342年的11月份。”

“布哈巴拉城的元老院前几个星期来了一位骑士,自称夜雨声烦,后来元老院大门紧闭。”

“有一位从元老院逃出来的长老宣称恶魔踏过死亡之火,引诱了最伟大的骑士夜雨声烦回来复仇,此长老三天后因烧伤感染死亡。”

 

“那个恶魔……”

“在341年的春天,布哈巴拉元老院根据市民要求在市中心处死了一位暗术士。”rider捏了捏眼角,“将他绑在火刑柱上,如若他是无辜的那么上天将降雨赦免,如若他有罪那么火刑便是死有余辜。”

“索克萨尔?”

“根据情报来看应该就是。”

“照这么看,被火烧死的索克萨尔凭借圣杯死而复生召唤出了夜雨声烦,然而当初那个正义光明的骑士也因此属性由善变为了……恶?”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

“既然改变了属性的夜雨声烦是由圣杯创造,只要打败了夜雨声烦,我就能回收圣杯了?是这样吗,rider王不留行?”

“?”rider停止喝茶的手瞪大了眼睛。“你怎么——?”

黄少天笑了笑,“你刚才说到了布哈巴拉,对吧。索克萨尔与夜雨声烦都是布哈巴拉人,荣耀将我灵子转移的时候一定也设置在了布哈巴拉,但是我骑着扫帚向北行驶了那么久,无论怎么样都是偏离了布哈巴拉城的。你的魔力很强,如果刚才你本尊驾到而不是依靠远程索克萨尔恐怕也不是你对手。那么,结合你无法踏足布哈巴拉与现在我抵达的大概位置,这里应该是在塔里赫贝,那个和布哈巴拉有着千日之战的城市。比起rider,显然你更适合caster,塔里赫贝历史上魔术师并不多,有名的且能和召唤出夜雨声烦这样的暗术士相提并论的,恐怕也只有一个。”

“……”

“我可以勉为其难接受一下你的赞美哟。”

“天不早了,早点睡吧。”王不留行将黄少天面前的汤碗收拾干净,转身拿出了几条毛毯。

“切。”

 

第二天一大早王不留行甩给了黄少天一个包袱,“我一旦踏上布哈巴拉,攻击力防御力都会下降,而且撑不过一个星期;所以您要是想修正此处人理找到夜雨声烦可能需要独自穿过这片森林。”

站在门外的黄少天努力回想了一下昨天骑在扫帚上的那段经历。

“但是很遗憾我无法再借给您扫帚,凭借脚力方向没有错误的话,3天就可以到达边境小镇。那么祝您好运,荣耀的master黄少天先生。”在黄少天惊愕之下王不留行关上了木屋的门。

tbc

评论
热度(14)
© 青山见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