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What Love Is(3完)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0108138/1/What-Love-Is
【作者FF专栏】:https://www.fanfiction.net/u/5516328/Nyhne

【汤不热】:http://nyhne.tumblr.com/

【AO3专栏】: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Nyhne/pseuds/Nyhne

有独奥瞩目


Act III: 爱是求而不得



路德维希时常憎恨自己从未努力过。

当墙倒下,路德维希只能在一旁看着,看他们两个踌躇着凝视对方,犹恐还在梦中。罗德里赫蹒跚着走下楼梯,基尔伯特张开了双臂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仿佛经年已过。他离得太远,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一如往常,他们接吻,他把头扭到一边。几分钟前他和他兄长那个坚定的拥抱让他感到窒息。

他咽下抵在喉咙背后的胆汁。

“他很关心奥地利,对吗?”一个天真的声音在他身侧询问。路德维希眨了眨眼,转向出现在他身边的俄罗斯,立刻使自己处于防备状态。

“这是好事。”他说,真诚夹杂着怨恨,“基尔伯特需要有人来帮他摆脱该死的你让他遭受的一切!”

俄罗斯啧啧了两声,目光随着他的视线也移到那一对情侣上:“我保证他在祖国的那一段时光十分愉快。现在只是中场休息,知道吗?他会回来的,他们都会。” 

路德维希转身反驳但是苏联的首领已经离开了,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也来到他身边。当基尔伯特目送俄罗斯的离去,他的脸色阴沉了几分,路德维希也注意到,他和罗德里赫靠得更近了。

“那个人渣想要什么?”基尔伯特不带一丝迟疑地问。

路德维希叹了一口气,揉了揉鼻梁,“这不重要。虽然我建议你现在还是离他远一点比较好,他只会煽动你去做一些令人遗憾的事,我敢肯定。”

基尔伯特的眼睛闪烁着:“相信我兄弟。”他低沉地说,“他现在没必要为了我做什么该死的事。”

“你现在不用为这些犯愁。”在路德维希开口前,罗德里赫安慰道。他温柔地抚上白发人的肩膀,而路德维希竭力不让目光与其一举一动接触太过紧密。“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恢复。自从你走后这里大变样,你还要弥补好多东西。”他微笑着鼓励。基尔伯特放轻松了一些,路德维希内心分类成两块,有一部分渴望是自己成为那个安慰他的兄长的人,而不是罗德里赫。另一块则渴望,自私地,渴望处在基尔伯特的境遇——罗德里赫在他身边,软语轻抚。

他强迫自己吞咽下情感,清了清喉咙,“你会回家吗,哥哥?”他问。

“你说什么路德?我当然回家啦!”基尔伯特一如既往自信满满地说,但是路德维希没有错过基尔伯特与罗德里赫间的眼神交流,他知道他们两个已经为此事讨论过了。

基尔伯特咯咯笑着:“哇,你看上去想摆脱我了?”

“当然不是!”路德维希急忙道歉,“但是如果你早就和罗德里赫计划好……”

再次的,他们之间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经历了那些该死的事,我需要你们两个一起帮助我……克服。”基尔伯特最后开口,带着柔情,“我需要罗德里赫,是的,但是我已经超过四年没有回家了。我想念你路德维希。我也需要我的小弟弟。”

路德维希悬在心中的的大石落了地,愧疚应运而生。“基尔伯特……”他开口,却被基尔伯特的拥抱打断。他将他拉近,抱住他宽厚的肩膀,他没有错过其中的每一次心跳,为他的兄长的回归感到高兴。

当他们终于分开时,路德维希的眼睛湿润了。他快速擦干眼泪尽管现在被人看到哭泣并不那么尴尬。“我去,呃,把车子开过来。”他生硬地说,又擦了擦泪水。基尔伯特拍了拍他的背,罗德里赫朝他微微笑了笑,当他走远了,他几乎又感受到希望,仿佛一切如常,安稳度世。

但是当他转身,基尔伯特的手深深穿过罗德里赫棕色的发丝,那个奥地利人的手扣着他的肩膀。他们接吻,路德维希再次感觉到翻涌的胆汁。


基尔伯特深爱21世纪,总是拖着不大情愿的奥地利跟在他后面。路德维希不能说他特别依赖于现代的进步,但是欧盟似乎也为他的工作提供了新机遇。目前基尔伯特代表德国东部,但无论给他多少时间他都待在罗德里赫那边。路德维希有时候自忖基尔伯特也应该代表奥地利北部,略带酸涩的。

有时候罗德里赫邀请他过来喝茶,这样他们就能像朋友一样互相核对一下双方的事务。基尔伯特也一直在那儿。他从未远离罗德里赫的周围,路德维希注意到也试图不去细想。他不一定会参与他们短小委婉的谈话,但如果他没有弯腰驼背着看那台放在膝上的笔记本电脑,那就是扑通一声倒在扶手椅上,倾向一侧好像一种可笑的大型犬。

他开口询问的时候就是在以上几种情况下,片刻沉默后更多的是尴尬,“那么……费里怎么样,路德?他还在你身边?”

“什么?”他眨了眨眼。

“他是个可爱的孩子,你知道。”基尔伯特继续说道,“就算他没有完全绞紧,你知道的。“

基尔伯特转动了一下他的手指,罗德里赫告诫意味地斥责。

“干嘛?!”他为罗德里赫对他后脑勺不留情面的打击抗议道,“这是实话!”

“你这个笨蛋你不应该大声说这些东西,这太粗鲁了!”

“我没有很粗鲁!我们只是在思考——这并不代表我认为这是一件糟糕的事。他只是,你知道的,家里的那个人。”

“我能请问一下那个是什么意思吗?”

“别胡扯了罗迪。你几乎把那个孩子带到大,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只是因为费里西诺曾经住在了我的房子里并不意味着——”

路德维希清了清喉咙,打断了两个人的争吵。罗德里赫眨眼面露难色,然而基尔伯特只是轻蔑地哼了一声,在椅子座位里调整了一个更舒适的姿势。

“我很抱歉,路德维希——我们两个都太粗鲁了。”罗德里赫说着,好像他每次都为他们两个的斗嘴而收尾。

“没事。”他几乎是默诵了出来。

罗德里赫为他的茶添了一块方糖。“基尔伯特询问的原因。”他接着说,为自己那杯加了两块,“是因为流传说他最近一直和你在一起。”他挑起一边眉毛,委婉地要求路德维希对这一说法予以肯定或是否认。

路德维希叹了一口气,将他的手举到脖颈后面,“有一天他向我寻求经济帮助,就这样。”

“真的?”基尔伯特在椅子上大声说。他哼哼了一声:“这真糟糕。他一直都对你很好路德。你的单身日子过得太长了!”

“基尔伯特……”罗德里赫再次告诫他,予以反对,“这不关我们的事。”

“不关我们的事?!”基尔伯特叫道,一屁股坐了起来,“拜托他是我弟弟,罗迪,看着他和另一个人建立密切联系也在我的职责说明内。”

路德维希的双颊变得通红,低下了头。“这真的没必要……”他试图说,却无法制止自己下意识地瞄向罗德里赫的唐突行为。他没看到基尔伯特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尽管他的弟弟接着往下说,但很明显的,他在隐瞒什么。

“当然是,职责说明,路德。”他笑了笑,“天啊我以为你是个循规蹈矩说一不二的人……”

罗德里赫叹了一口气:“我想我还是去弄点点心,你要来点吗,路德维希?”他询问着站了一起来。

“不谢谢,我……”他渐趋无声,当看到基尔伯特伸出手,出其不意的捉住从身边经过的罗德里赫的一只手时。基尔伯特将那个音乐家的手抬至嘴唇处,亲吻着他的指关节,呢喃道,“你的手太干燥了,罗迪。你应该照顾好你自己。”

“基尔伯特?”罗德里赫诧异着,显而易见的不理解。

路德维希没有听到他说了什么,他专注于基尔伯特盯着他的目光。他清楚他的哥哥是什么意思,也伴随着他身体某处的灼烧。

“没什么,小少爷。”基尔伯特随意地说道,当他松开罗德里赫的手时,他看起来十分满足,“你不准备去做些蛋糕吗?路德看上去好像需要一点。”

罗德里赫又疑惑地看了她他一眼,最终摇了摇头继续走进厨房。

接下来弥漫在他们之间的便是寂静。基尔伯特放肆地在他的椅子里伸懒腰,但是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路德维希,路德维希也没有转过头。他能听见罗德里赫在厨房的动静,但那离客厅内的寂静氛围还有一大段距离。

最后是基尔伯特开了口,他看着他的指甲,好像他对其他一切漠不关心,除了路德维希在不是普鲁士人抚养的时候学到的东西。

“那么路德,费里西诺怎么样?” 


END

这篇文章结束了~最后阿普抓住少爷的手那一段其实是挑衅加警告啦,因为第一章里路德曾经很天真的这样做过~~~

评论(1)
热度(32)
© 青山见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