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fiction扫文片段记录(二)

George deValier应该是ff上提及黑塔利亚不可避免的一个作者,他的那篇独伊文Auf Wiedersehen, Sweetheart至今仍是整个圈热度最高的一篇,普奥的莉莉玛莲坑得惨烈结局也早就注定人各一方,但是所幸还有非国设下的完结甜文。

 

《Of Ponies and Edelweiss》普奥吧有授权翻译,一向粗枝大叶不拘小节的阿普怎么和少爷庆祝过情人节并在那一天向他求婚。

 

《La Patisserie de la Rose》


https://www.fanfiction.net/s/7621352/4/La-Patisserie-de-la-Rose

主cp是法加,普奥俩人在里面打了个酱油阿普办生日派对邀请了他们

俩人的出场就是在法加要接吻的紧要关头……

法叔吐槽阿普是个自大聒噪以及执着地沉浸在自我陶醉中的德国男人,讽刺来得恰到时机


关于安东尼奥泄露了基尔伯特生日派对这件事弗朗西斯表示并不感到吃惊233333

阿普在小透明的脸上知道了蛋糕的用料是巧克力泡芙,少爷就朝他肩膀上揍了一拳,”spousal abuse”应该俗称家暴吧23333,阿普说他要提起诉讼

少爷就向马修道歉基尔伯特那情商自他四年级以后就没再长过

总之四人互相认识了一下,接着过了几天法加去参加了生日宴会



俩人房子的装潢风格,粗略翻译了一下


总之就是风马牛不相及,水与油那种吧

然后法叔提到俩人的职业……少爷肯定是乐团的,那么阿普呢?

答案是……是的没错拆迁办的
一个为了生活而创造,另一个摧毁,


两人的相遇在作者的另一篇《里贝勒音乐大厅》里,基尔伯特负责一栋老音乐厅的拆迁项目但是罗德里赫是保护音乐大厅活动的发起人,他们俩的相遇肯定火星撞地球。


去年法叔送了阿普一条皮质丁字裤,阿普说那个根本包不住它巨大的……还没说完就被罗德里赫抢了话头,”ego”一般是自我的意思,这里姑且理解为“本体”吧2333333

少爷向法加寒暄并表示基尔伯特应该充分展现了身为主人的礼貌吧【并没有



东尼出场庆祝了阿普的生日,然后恶友组三人为了马修进行了一次深刻的谈话


普:你上过他吗?

法:你再说一遍?

普:好吧我再重复一遍,你和他有过性行为吗?

法:什么?!

西:马修,那个性感的小会计。

法:我知道基尔伯特在说谁,安东尼奥。


西:我猜他还是个处子,嘿腐烂如果他是个处子你咋办?

法:处子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有趣亲爱的。

普(又是你):你们他妈的在说什么,我那个处子可是相当有趣!


普:让我猜猜,你在男厕所猥亵了他?

西:哦哦,在饭馆后面的小巷子!

普:在出租车里车震?

西:在家门口和他啪啪啪!

法:这不关你们的事!

普:从你的性生活开始不关我们的事?

法(脱口而出):从马修开始

西:我告诉过你他喜欢这一套

普:我知道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弗朗西斯表示普西这两个人必须要通过他的性生活来间接生存,这他妈的都是因为那两人从没自己体验过。

阿普笔出一根手指“事实上,罗德里赫”gag for me””

Gag一般就是窒息的意思,在这里我理解为…………口交行为。

当然纯情的安东尼奥并不明白,他说“你掐住他脖子了?”

普:什么?并不是!好吧……有时候,听着这不是重点。弗朗西斯你喜欢一个人到带他去吃饭,把他介绍给了你朋友,然后等了14分钟再上他,这些都是你人生的第一次blablabla

但是安东尼奥并不接受这种敷衍233333“无论如何你为什么要掐住他的脖子?这不向罗德里赫平时说的那样(插花:少爷那你平时跟东尼说了什么啊!)”

阿普表示不理解东尼的脑回路:“你的脑子怎么……那是一样东西先生!你应该看过我弟弟(阿西表示躺着也中枪)的a片。”

西:A片?!倒吸一口冷气,“你他妈的!你不会……你知道的……把他绑起来或是其他什么,你做了?”

然后阿普的眼神突然闪闪发亮blingbling:只有当他很淘气的时候!

就这样套出了两个笨蛋的情趣play,但是这种东西安东尼奥当然不可能懂


于是转身东尼就把阿普卖了


讲完了这篇就得讲讲《里贝勒音乐大厅》,这是我直接音译的,原名《Libelle Hall》但是我实在不知道第一个单词应该翻译成什么,一共只有三章,中篇喜剧,讲述的就是上篇举办生日派对的那个阿普是怎么遇到那个少爷的。

Libelle Hall》


https://www.fanfiction.net/s/9030506/1/Libelle-Hall



开场两人就迥然不同的价值观进行了一番交(zheng)流(chao)

少爷表示那人根本不明白文化的意义,那人只知道完成任务,他是见过的最粗鲁的一个没有之一。

伊莎在一旁安慰了一会儿,表示自己要出去了,于是……

伊莎和少爷一起出去只是为了进那个gay吧

洪:我给你买的那些紧身骚紫色裤子呢?


gay吧不出所料恶友组三人也在

安东尼奥一边为罗维诺感到苦恼,他的表弟依然处在jailbait(祸水妞)的年纪自己什么都不能干,同时基尔伯特念念不忘那个见了第一次面就想让他停工的还叫他“bully"(土霸)的小少爷。黑音乐家的同时也黑了自己俩基友。


普:音乐家!音乐家算啥!和厨子还有舞指一样傻。“

西:为什么我们俩还在他身边?

法:我每天也问自己这个。


背后说人坏话结果一转头发现那人就在前面2333333


见到真人以后先前一起跟着骂的法西两人立即倒戈阵营,安东尼奥询问阿普是不是对他没兴趣,阿普表示看着他还不如跟腐烂搞基呢


为了防止罗维诺情况的发生东尼冲上去的时候顺带询问了一下年纪,基尔伯特表示是合法的就够了

法普打赌东尼能撑几分钟,法5普2,果不其然2分钟过后东尼就败下阵

西:“小贴士:奥地利人和澳大利亚人不太一样。我想我可能因为询问他将袋鼠揣在哪儿了而冒犯他了。”


阿普还是去会了会少爷,第一局就普鲁士国籍问题阿普败


第二局贝多芬国际问题少爷败


奥:你怎么知道我带的是prada的眼镜?

阿普快速瞥了一眼幸灾乐祸的法西两人,耸了耸肩表示“我有很多朋友都是同性恋。”


少爷出于礼节所说的beg阿普大概永远无法理解,调戏后整张脸都红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阿普被伊莎揍了


恶友二人

西:我们能有一个晚上不是把你从斗殴中拖出来的吗?

法:你对那个天杀的奥地利人说了什么他脸红成那样!我想知道每一个字!

音乐厅还是要拆的,阿普知道了少爷对于音乐厅的执念,少爷也知道了阿普的生活,总而言之他们还是互相理解了,在音乐厅喝了一夜啤酒阿普早上看手机发现拆除计划提前了,也就是再过十分钟这栋房子就要拆了然而他们还在里面。


从音乐厅里面逃出来两个人看着废墟然后就在一起啦,参见第一篇介绍的那个情人节背景文。

评论(3)
热度(17)
© 青山见我 | Powered by LOFTER